bob投注体育网

首页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4008-888-888
010-88888888
9490489@qq.com
410000

淘金者逃离西港“中国城”:没人用真名不赚钱

点击:时间:2022-04-17

  和遍布全球的China Town不同,在柬埔寨西港,“中国城”不再是具有独特风情与文化底蕴的华人聚居区,而是充斥了犯罪与血腥的网络诈骗隐藏地。

  凡在西港工作过的华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多位曾在网投公司工作过的当地中国人告诉记者,那是当地一家颇有名气的网投园区,坐落在距离西哈努克城市中心8公里处的柬埔寨西海岸,由两座名为“凯博”和“金水”的园区组成——因此也被称作“凯博城”与“金水城”。

  “中国城”由数十栋高层建筑构成。据亲历者描述,园区看上去与普通社区无异,有公寓,有保安,有物业。除了网投公司以外,其内还设有餐馆、赌场、KTV、会所等多种经营性场所。但和一般社区不同的是,这里保安的主要工作并不是审查外来者的身份,而是严防网投公司的员工们私自外逃。

  2021年12月4日,卢川被柬埔寨中柬义工队从“中国城”中救出。由于支付不起将近6万元人民币的回国飞机票以及隔离费用,他已经在位于金边的长城宾馆滞留了5个多月。

  像卢川一样住在长城宾馆的还有52个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由义工队从来自柬埔寨各地网投园区里救出来的中国人。长城宾馆的老板李杰是中柬义工队的成员,他告诉记者,这些人在网投园区里被强迫从事诈骗犯罪,被救出后,他们又因为航班少,机票价格居高不下等众多原因滞留柬埔寨。

  卢川称,自己是在路上被绑架,并被送入网投园区的。2021年11月14日凌晨一点多,他走在连接着柬埔寨首都金边与西哈努克港的四号公路上。一辆黑色的丰田阿尔法从后方驶来,两名男性从车上下来,将刀抵在卢川的腰间,把他带上了车。

  柬埔寨当地媒体曾多次报道四号公路上的路人被劫持或遇害事件。这天晚上,卢川刚从一家名为“绿巨人”的园区跑出来,就被车上的人以12800美金的价格卖到了白沙二期——西港当地一家规模较大的网投园区,然后又在三天内被迅速“转手”。

  在白沙园区,他被安排去做推广诈骗,搞“杀猪盘”。卢川称,由于不愿做这份工作,他被公司的人关进小黑屋,双手被反铐在铁架床上三天三夜,其间仅吃了一碗泡面。最后一天,负责看管他的主管把他卖给了凯博中国城的一个老板,价格21000美元。

  在中国城的这家新公司里,被惩罚就不只有铐住双手这样简单了。卢川称,他被带到老板办公室,老板和主管告诉他,来到这里就不要想着出去了,如果不好好干业绩,就直接打;如果泄露公司机密,散播负能量,就埋尸海滩,尘尸海底——中国城的位置就在海岸边上。

  在此之前,2021年4月到11月,卢川在“绿巨人”园区里的一家大排档打杂,每月收入一千多美元,合人民币大概七千块钱。他老家在江西赣州,经一位老乡介绍得到这份工作。在大排档,他的工作是帮厨、收银、送外卖。在这里,他观察到,园区里的大部分公司都做的是网络赌博和诈骗,其中不止有被骗来的,还有很多人自愿前往。

  园区里没人用真名,每个人都有代号,例如阿胜、小静、小涵、阿鬼。没人敢告诉他一个“局外人”关于公司的真实情况,但通过当地媒体和社交网络,他也耳闻了不少公司的故事,例如做不出业绩会被毒打、贩卖,甚至被杀掉。

  他不敢不信主管和老板的话——在当初被绑上那辆阿尔法车上时,绑匪就告诉他,你之前在哪上班和我无关,现在你就两条路,要么让你家人打钱放你走,要么把你卖掉。

  他最后待过的公司在凯博中国城五号楼。卢川对比过,如果说“绿巨人”是一座小区,那中国城就更像一座社区。它分为凯博中国城和金水中国城,两片园区一墙之隔,加起来总共几十栋公寓大楼,每栋十层左右。他所在的公寓G层是超市、小餐厅和大门,一层有两间办公室,每个办公室里有一百来人。

  他的宿舍则在7层。每一层楼都有“小黑屋”,里面存放有电棍、针、老虎钳、绳子、手铐。公寓看管严密,不得随意进出,大楼内外分别有两个配枪保安负责看守,防止有人逃跑。

  他们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大楼内。大楼一到三楼的窗户都封着,卢川从七楼宿舍窗户往下看,觉得这个高度跳下去不是死也是残废。他决定先假意配合,再伺机逃脱。

  上岗前要先“培训”。“话术培训老师”为他们讲授的是“摄心术”、“提线木偶术”和“打感情牌”。这跟公司的业务分不开。卢川被要求在社交软件上包装自己的朋友圈,然后和女性搭讪、聊天,让对方一步步信任你,最后诈骗钱财。就是俗称的“杀猪盘”。卢川称,诈骗对象主要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美国的华人。

  公司有业绩指标,每个业务员每月的KPI为最低三万美元。卢川刚来,是普通员工,在他之上还有精英和骨干两个等级,业绩骨干不和其他人住宿舍,他们住在园区里的酒店。同事说,骨干一天就能搞个三十到五十万美金,个人提成拿25%。老板有奖有罚,对于业绩骨干,老板不光有丰厚奖金,还会给他们送车。而对于业绩排名靠后的,他们会在两三天一次的公司大会上,接受打骂与电击,“以示警戒”。

  逃出中国城的人,大多由中柬义工队解救出来。卢川告诉记者,2021年12月初,他在刷视频时刷到中柬商会的视频,通过中柬商会联系上了中柬义工队,并按照中柬义工队的建议,在Facebook上向西港省长发送了自己在网投公司的情况说明及护照,并将聊天截图发给了中柬义工队队长。之后,中柬义工队队长联系了当地官员,由当地警方将他从“中国城”接了出来。

  中柬义工队隶属于中柬商业协会,具体执行柬埔寨本土慈善公益与同胞互助工作。在网投园区内的受害者们多是通过当地华文媒体或私人关系与中柬义工队取得联系。多位受害者告诉记者,义工队队长陈宝荣的联系方式,会在网投受害者群体中靠个人关系传播。

  陈宝荣曾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称,对于身陷网投公司的中国同胞,他会向柬埔寨警察总署称其受到虐待,并提供受害者的护照号、身份证号与年龄信息,由陈宝荣按下手印担保属实。在解救过程中,陈宝荣也通常会与警察甚至网投公司的老板直接沟通。

  如果不求助义工队的帮助,全身而退只有“赎身”一条路,但鲜有人能成功。2019年11月,刘云被社交网络上的柬埔寨求职广告吸引主动来到了中国城,在凯博城17栋上班。工作一个月后,她赔付了6000美元把自己赎了出来。

  刘云是在Telegram上看到的招聘广告,当时她只有十七岁。广告介绍这份工作包吃包住,一个月工资高达两万元人民币。于是她便从长沙来到了柬埔寨金边。

  但进入公司后,刘云发现自己的工作就是发广告,广告的内容和她当初看到的一样——高薪、工作环境好;但她实际的工作环境则恶劣得多,在凯博城的公司里,她每天要工作12小时,住六人间的集体宿舍,进出公司都要受到严格限制。

  她想辞职。主管告诉她,当初就是公司付了钱,把她从蛇头手中“买”过来的,她想离开就要赔钱,她尝试过逃跑,但失败了,被抓住后铐上手铐殴打。最后,她工作了一个月,给公司交了6000美元的赎金,才得以脱身。

  刘云只被卖过一次。据多名采访对象称,在不同的园区中,转卖人员十分常见,且每被转卖一次,价格都会上涨,这就导致“赎金”也会越来越高。

  陆鑫在来到中国城时,已经被卖了四手。从2020年11月到2021年6月,他的身价从6800美元涨到了15000美元。最后,他被送进金水城的一家网赌公司,做体育盘。这个园区名声在外,去之前他就听说过,这里打人、(打)死人都是寻常事,“大半夜睡觉都能听到人叫。”

  他是拄着拐被带到这里的。在上一家公司所在的金贝三期园区,他在试图跳楼逃跑时摔伤了脚,右脚粉碎性骨折。被抓获后,转天就被卖到了中国城。

  陆鑫回忆,那个晚上下雨,他请了假回到宿舍准备逃跑。一开始他打算跳墙逃脱——连接着宿舍楼和公司办公楼中间有一条通道,高出地面约四层楼,翻过通道围栏,就能到达园区外。

  逃跑前,他事先在园区里的超市买了四根两米长的插线板,接在一起,再捆好,从四楼垂下去,还是够不着地。他翻过通道边一人高的护栏,想垂下线溜下去,但脚下打滑,从数米高的墙上摔了下去,当即就站不起来了。声音引来了保安,保安赶来抓住他,打了几棍,掏出手枪指着他威胁。“他说你要是再跑,腿就给你废掉。”陆鑫说。

  在西港的网投园区中,大部分公司都开展网络赌博业务。陆鑫最后来到的这家公司主营体育赌博,他负责与国内直播平台的主播合作,推广公司的赌博平台。陆鑫称,这些主播在几个体育直播平台做足球、篮球比赛的解说,在解说时,合作主播会为公司平台“引流”。深一度记者在上述几个直播平台中发现,部分体育赛事的直播中,解说员会不时邀请直播间的观众添加qq群,进群后,群友会被邀请进入一家网络赌博平台投注。

  西港海港城园区亚博体育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公司大部分员工都和陆鑫一样做的是“推广”,而具体推广又分不同工种。公司按照小组模式工作,每8至10人一组,有一个组长,两三个“引流”,两三个“开发”,一两个“维护”。工作中,“引流”通过比赛直播等方式将客户吸引到指定的群里,之后,“开发”对他点对点聊天,将其转化为网赌平台的会员用户,“维护”则是对原有客户进行维护加固,让他们在平台持续投注。

  除园区内的员工之外,公司的“招商”部门也会招聘网络代理,为平台拉拢客户,平台为其返佣金。记者以咨询的名义联系到一名位于金水中国城“亚博体育”的工作人员,他透露,该公司有100名招商人员,但并非人人有业绩。据他了解,100名员工中约有30人能“做出业绩”,拿到提成,剩下的人只能拿到一万元的基本工资。

  这位工作人员称,公司会对绩效不佳的员工罚款,但打人之类的惩罚方式并不常见,除非你“损害到公司利益”。这位工作还向记者介绍,园区内的公司分为“杀猪盘”和“半杀”两种,要是进了“杀猪盘”公司,如果被公司认为没有价值,就会被卖到其他公司去。

  据在中国城内工作的人估计,园区内大概有几十家网络赌博与诈骗的公司。一位自称在网络博彩公司BOB体育担任推广专员的人士告诉记者,其公司是“柬埔寨最大的体育盘”,在菲律宾、迪拜和柬埔寨都有分部,公司共有六七百人。

  网赌公司内部有看似成熟的架构。据在金水中国城设有分部的网络赌博公司天博集团发布的招聘信息显示,公司设有官资部、推广部、财务部、电维部、人资部、综合部、运营部、风控部、客服部等多个部门。除了“做业绩”,直接联系客户投资赌博的员工之外,还有大量其他岗位,进行系统维护、赛事直播、自媒体推广等多项业务。

  当地园区的老板曾为红色通缉令通缉在逃人员(图片来源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参考资料系统网)

  近年来,关于西港网投园区里虐待员工、强迫劳动的报道越来越多,而另一方面,园区内的网络赌博诈骗公司始终存在。在西港,知名的网投园区有白沙皇宫、凯博中国城、金水中国城、利鑫海港城、南海、自由女神等。他们都是在当地正式注册的合法企业。公开资料显示,这些产业园所属的公司都成立于2015年后,恰在西港房地产开发进入白热化之时。

  自2015年起,来自中国与东南亚的资本大量注入西港,这个海滨度假小镇摇身变为伫立着一片片高楼大厦的“地产之都”。多位从“中国城”逃出的亲历者称,“中国城”是一个通俗叫法,实际上它由“凯博城”与“金水城”两个园区组成。一位在柬埔寨投资了数家公司的知情者透露,这两座园区的一级土地开发者为同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为“中国城”的土地做了“三通一平”,且其所有者为中国老板。

  “凯博”与“金水”是两片公寓,分别叫做“凯博公寓”与“金水佳苑”。据中新网报道,“金水佳苑”的二期工程项目包括一栋25层写字楼、三栋28层海景公寓和八栋20层公寓楼,开发商为云南景成集团柬埔寨子公司,该项目位于西港市区东南约7公里的海边,西南侧距泰国湾Otres海滩200米。这一位置与陆鑫所描述的“金水中国城”的位置一致。

  云南景成集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显示,景成集团创办于1990年,注册资本10.8亿元,资产总额约160亿元,员工7000多人。创始人为董勒成,他也是景成集团的总裁。

  该知情者确认,中国城所在土地的一级开发商正是景成集团与董勒成。而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董勒成曾涉两起刑事案件。

  2006年,董勒成同该案涉案人员在缅甸迈扎央经济特区成立迈达东方公司,公司经营至2009年。以对外出租、管理赌厅、开设宾馆获取利润。另外,1999年至2010年,时任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德宏州人民政府州长孟必光,为瑞丽市景成集团有限公司协调工程建设项目和瑞丽市景成路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建潞西至梁河二级公路工程及拨付工程款提供支持和帮助,先后多次收受该公司董勒成所送现金共计40万元;及董勒成为其子孟某某到广州、尼泊尔戒毒的费用20万元。董勒成在2014年10月因涉嫌行贿罪被昆明市检察院立案侦查。

  而裁判文书中提到的“迈达东方公司”,则与2008年宣判的“全国最大网络赌博案”有关。据新华社报道,1999年以来,香港籍人谭志伟、谭志满、谭新初长期跟随谭雄(在裁判文书中,伙同董勒成成立迈达东方公司的人中有一人名为“谭光头”,香港籍人),在与中国毗邻的缅甸联邦迈扎央、木瓜坝等地开设“新东方”赌场,采用现场赌博、网络电话投注和网络直接投注等方式吸引大量中国公民参与赌博。

  据《南方周末》报道,2006年至2007年间的“新东方”赌博集团案,董勒成牵涉其中且是重要股东之一。2007年12月,经保山市中院审理宣判,在景成酒店保龄球馆三楼的“电子游戏厅”赌博案中,所有被告均构成开设赌场罪,被分别判刑并处罚金。其中董勒成系“主犯”,但“根据他在归案后的悔罪和重大立功表现,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罚金1000万元”。

  中柬义工队队长陈宝荣称,这些网络赌博公司自2017、2018年起在西港遍地开花。一名西港的投资者则表示,是网络博彩业支撑着西港的房地产这一支柱产业。

  海港城园区欧宝体育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和其它博彩公司一样,他所在的公司也主要依靠推广部拉拢投注的资金。其部门同样按照小组模式工作,每个小组每月负担200万的业绩指标,共有十余个小组,按此计算,整个公司的月业绩指标达两千余万。

  2019年8月18日,柬埔寨政府曾发布“禁赌令”,当天,柬埔寨首相洪森签发政令,原则上停止批准和颁发国内外经营的各种网络赌博营业执照。2019年8月30日,洪森主持内阁全体会议时要求,“柬埔寨境内的所有网络赌博业务必须在2019年内完全查封。”

  这致使柬埔寨的网络赌博产业大受打击,但网络赌博并未因此而禁绝。柬埔寨当地华文媒体《今日柬闻》记者黄岩告诉记者,这些园区内的网赌公司大多没有营业执照,但其所属的园区都是在册公司,并拥有赌博牌照。黄岩称,网赌公司是非法的,无法缴税,但这些公司往往私下与当地职能部门有金钱往来。

  公开资料显示,凯博中国城的投资方为“柬埔寨凯博投资有限公司”。在柬埔寨当地求职平台‘CAMHR’上,该公司的企业简介中写道:凯博公寓项目占地面积23.86公顷, 一期总建筑面积大于20万平方,共22栋公寓楼和5栋2层沿街公建,入住人口达2万余人。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柬埔寨凯博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为Xu Aimin,除此公司外,他还在另外两家柬埔寨企业担任董事长,一家企业中担任董事。Xu Aimin的中文名为徐爱民,其身份为曾登上红色通缉令的非法赌博集团头目。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香港于2013年6月收到一份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此案被告徐爱民持有香港身份证、中国护照和柬埔寨护照,是一个非法赌博网络的头目,在中国法院对其判处10年监禁后被中国通缉。2013年11月29日,香港特别行政区地方执政官对徐爱民授权逮捕,指控他违反《有组织及严重罪行》第25条,犯有5项“洗钱”罪行,涉嫌的赌资金额超过3亿元人民币。

  而根据《荆州晚报》报道,2010年10月19日,荆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曾捣毁了一个组织网络赌博活动的犯罪集团,该赌博网络的服务器与幕后黑手据点均在柬埔寨。2012年3月,国际刑警中国中心局对赌博集团的核心成员下发了红色通报。该报道提到,“该赌博集团的董事长徐爱民自恃柬埔寨公民身份和与柬高层的关系,长期滞留在柬。”

  2021年9月,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柬埔寨访问中表示,希望柬埔寨政府对网络赌博行为进行严格管控。

  2022年2月24日,柬埔寨中国商会发表公开信,呼吁彻底铲除网投园区内的网络赌博和电信诈骗集团及其衍生的不法行为。3月10日,35家来自东南亚各国的人权组织联名发布了题为《清除柬埔寨的奴役园区》的声明。

  3月8日,柬埔寨国家警察总署总监涅沙文在西港主持召开了社会治安工作会议,讨论将采取建立有效措施严厉打击西港的违法犯罪活动。3月9日,柬埔寨内政部长苏庆表示,支持国家警察总署的行动,争取在6月前结束严打行动,根除西港的各类犯罪活动。

关闭